欢迎光临某某汽车配件有限公司...
产品分类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
电话:
手机:
邮编:
邮箱:
租车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租车资讯 >

微塑料研究有点悬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19-04-19

核心提示:当Fredrik Jutfelt和Josefin Sundin在6月3日出版的《科学》杂志上读到一篇备受关注的环境研究文章时,他们立刻觉得一些地方出了问题。两人均认识进行这项研究的科学家——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Oona Lonnstedt。当Lonnstedt称她完成了一系列实验时,两人都在哥特兰岛的Ar研究站。然而,挪威特隆赫姆科技大学副教授Jutfelt和乌普萨拉大学博士后Sundin均认为,Lonnstedt不可能做出如此详细的研究。

    当Fredrik Jutfelt和Josefin Sundin在6月3日出版的《科学》杂志上读到一篇备受关注的环境研究文章时,他们立刻觉得一些地方出了问题。两人均认识进行这项研究的科学家——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Oona Lonnstedt。当Lonnstedt称她完成了一系列实验时,两人都在哥特兰岛的Ar研究站。然而,挪威特隆赫姆科技大学副教授Jutfelt和乌普萨拉大学博士后Sundin均认为,Lonnstedt不可能做出如此详细的研究。

 

    距离文章发表近3周时,两人向乌普萨拉大学写信称他们“强烈怀疑存在研究不端”并请求调查。他们与来自加拿大、瑞士和澳大利亚的5位科学家联合签名的信件在8月份被《撤稿观察》网站报道。这些当时并不在Ar研究站的科学家同样严重质疑这篇论文,他们于是向Sundin和Jutfelt提供帮助。

 

    因为Lonnstedt及其在乌普萨拉大学的导师Peter Eklov未能重复这项结论背后的原始数据,近日《科学》发表了一篇与该论文有关的“表示关切的社论”。Lonnstedt表示,这些数据被储存在一台笔记本电脑中,但该电脑在文章发表后10天被偷走了,所以没有支撑性的材料。

 

    这篇文章的最终命运仍不清楚。8月31日,乌普萨拉大学的一个3人专家组完成了初步调查,撇清了学术不端的指责,并建议进行全面调查。专家组对Sundin和Jutfelt的检举作出了严厉申斥。他们的调查报告写道,两人的大部分反对意见“属于正常学术讨论范畴,可以与文章作者直接沟通”。

 

    然而,瑞典中央伦理审查委员会的第二次调查仍在进行。《科学》杂志编辑Andrew Sugden表示,该期刊一开始计划等待委员会做出裁定后再采取行动,但他们已经决定发表社论表示关切,因为该委员会的调查时间比预期要长,读者需要知道论文的数据丢失了。(《科学》要求将原始数据发表在其网站上或是放在诸如Dryad数据库等在线档案中,作为在线补充材料。然而当论文发表后,乌普萨拉大学团队未能上传其所有数据。)

 

    目前,被诉方和揭发者均认为正在进行的调查将会证明他们是正确的。但Lonnstedt称,写联名信给乌普萨拉大学的人“在说谎”。

 

    这篇受到广泛关注的论文聚焦直径小于1毫米的微小塑料颗粒,它们来自塑料袋和其他产品的机械分解物。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些微塑料正在全世界的河流、湖泊和海洋中积聚。但到目前为止,它们对水生有机体和生态系统的影响程度并不清楚。

 

    Lonnstedt和Eklov的报告提出了警示:他们将Ar研究站养鱼池中的欧洲鲈鱼暴露在微塑料中,发现其生长速度变慢并改变了饮食和行为习惯。两人进一步报告称,微塑料使鲈鱼对化学警告信号的响应减少,而且在一系列实验中它们更可能被梭子鱼吃掉。在一篇伴随性的观点文章中,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Chelsea Rochman写道,该研究“标志着向理解微塑料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与政策制定者也存在相关性。

 

    Sundin说,她对这项研究非常熟悉,因为从2015年4月8日到6月17日她一直在研究站。Lonnstedt则表示该实验是在当年4月和5月进行的。Sundin表示,当Lonnstedt离开一周时,她甚至还为其照料过鱼。在提供给调查专家的一份记录中,Sundin和另一名揭发者提供了关于这篇《科学》论文的11个问题清单,很多问题依赖的是她和Jutfelt(曾在5月5日到8日访问该岛)近距离观察得出的。

 

    然而,Lonnstedt对其中很多观点提出质疑。她说自己“整个5月”都在站上,Sundin和Jutfelt并未看到那些实验,并不代表它们不存在。Lonnstedt还表示,她为这项研究找到了足够的鲈鱼卵,并且除了Sundin提供的梭子鱼之外,她自己还抓了一些。

 

    Lonnstedt 承认由于笔记本被盗,这项研究背后的一些原始数据现在仍未找到。她补充说,由于乌普萨拉大学计算机系统故障,这些数据并没有做备份。Lonnstedt曾在其脸谱网上写道,偷盗发生在6月12日晚上或13日早上,距离《科学》杂志的一名编辑告诉她该期刊了解到她尚未将原始实验数据发布到网上并请她尽快上传数据不足24小时。她说,“我完全理解”《科学》就这一问题警示读者的做法。

 

返回列表

上一篇:联合国项目事务署罗响:特殊食品行业需五大驱动力

下一篇:对原产地地理标志工作的思考和建议



网站地图    网站索引